当时的月亮

2024-02-18 18:33:58 文题网 阅读:

    某个阳光刺目的下午,街上行人斑驳一片。我背着庞大而又沉重的行包,穿过红灯,跨过不高的栏杆,回过来。我再一次打量着这一座即将远离的城市。

    去长途汽车站的路上,起了风。我仰头望去,一只大鸟正单调地滑翔而去。翅膀一动不动,仿佛从来没有打算收拢。

    到达香泉镇已经很晚了。夕阳一点点向西坠去,从晕红变得暗淡,蛰伏在昏暗中的小镇坐落在半山腰坐落在热情中等着我。司机按了一下喇叭,车停住。一路的颠簸。眩晕也随之停止。李其带着一脸的不安和关切等在路旁。我冲他笑了笑。

    朴素而又隆重的接待之后,我便在布置好的宿舍里沉沉睡去。那里的夜宁谧而又安详,是我不曾感受过的。

    第二天就报到上课。

    推开大门,十几双乌黑的眼齐刷刷地望着我,我木然愣住。迟疑的走上讲台,开始讲语文。那一刻,我很紧张,我的声音有一丝颤抖,我忘记了自我介绍,我的每一句都打乱了语音原有的规则与秩序。多么懊悔。我只好开始点名:“李永双、刘月、张惠子……”

    走出教室,我感到面前出现一条长长的路。我已经踏了上去,第一步沉重而又突然。李其说:“能坚持下来吗?要学着适应,然后你就会发现离不开香泉小学了。”

    我说,我很自私,我没有再报考大学的信心,我只是来寻找爱,以及安宁吧!

    来这里的第十天,惠子妈做好午饭来请我,她的手在围裙上搓了几下,便过来拽我的胳膊:“梅老师,走,吃饭!”她拉着我,步子很快。我一阵子小跑才能赶上。落座时我还在气喘吁吁,但也许,我就这样被感动的。惠子很腼腆,躲得很远,却又使劲探着脖子朝饭桌上瞅。我喊她:“过来吧”。她怯怯地走近,脸上是红扑扑的羞涩。惠子妈手忙脚乱地张罗着。我便被这羞涩和忙碌所感染,像是回到一个真正美好的温暖的家。

     那晚,我坐在学校后面的山坡上,坐在月光的底端。我清楚地看着整个镇子的轮廓。夜色中的镇子闪露出一种神秘的美,许多萤火虫、小飞蛾在我周围由潜伏变得明目张胆。我低下头,把双手深深地扎人土里,眼泪豌豆似的一个劲往下掉。有脚步声传来,李其和两个学生从一棵大树的后面绕出来,朝我不好意思的笑笑。我抓起永双和刘月的小手,往山坡下飞快跑去。李其在后面追着,大喊着小心一些。

    渐渐的,女孩们的裤子不再潦草散乱,男孩子的手和脸也不再有泥巴和污垢,不太合身的衣服也都洗得干干净净。他们给我唱镇里的歌谣。旋律简单,却很有味道。我一遍一遍地听,直到学会。

    孩子们更自由地出人我的宿舍。于是,我的小屋的角落里常常会多出些核桃、山植、五味子、野葡萄等。偶尔还有稚拙的小纸条:“老师,你不会走吧?”“老师,我们喜欢你。”看完后,我拼命的揉眼睛。刘月抓着我的手左右地摇,我说没事,老师眼睛里进东西了。她说,我给你吹吹就好了。我蹲下来。她胖乎乎的小手轻轻地扳着我的腿,缓缓的吹着,凉凉的舒服。

    我来香泉镇的第99个夜晚,星光闪烁,灿烂无比。我和李其带着学生们在山坡上游荡唱歌,歌声顺着盘旋的公路飘扬得到处都是。风吹在我们的脸上又转向远方,想要把一切激情与快乐带向更遥远更深人的地方。村民们原本没有很晚亮着灯的习惯,但那样的夜晚,所有的灯光都显得那么善解人意。他们一定也在听这些熟悉的歌曲吧!远处有虫声和蛙声和我们一起唱一起舞。我们忘情忘优。

    期中考试,作文题是《我和植物》。惠子写得最好。我在班里大声的读,觉得优美无比。

    “……我生长在一个长着许多许多植物的地方,我认识许多许多树木和野生的花草。

    春天里我用迎春花的枝条编制过花环,秋天里我被野枣树的宵刺划破过衣裘。我出生在夏天麦子一节一节抽着穗儿疯长的季节。所以,我叫惠子。我用树叶儿卷起来做口哨吹,我用有利的苍耳和伙伴们恶作剧,我用蒲会英吹过爷爷的眼,我用殉尾巴草编过可爱的小动物,我用鲜黄的玲菊花装扮过自己……除了这些,还有许多我都叫不上他们的名字。但我喜欢它们,熟悉它们。

    我离不开它们,如同离不开我们的老师……”

    她的字很工整。我感到惭愧,来香泉很久了我的字还是没有长进。每一个都像长着翅膀静卧的大鸟,随时都想飞。所有日子在我的笔下记录得散漫,像被断开的诗。只有细细咀嚼,才发现其藏着一颗不安分的心。

    收到家信了。父亲的字体苍老了许多。那天晚上,我没有写日记。我在当天的日期下认真地抄了一遍信的内容。然后,香泉镇的夜晚第一次让我失眠。宿舍四周的沉寂也第一次显得压抑无比。我披衣出去,看到那轮被乌云吞噬掉大半的月亮。月亮在云朵后徘徊闪躲,若隐若现;月光有一丝忧郁,一丝茫然。它渐渐失去了光彩,找不见踪影。我心里慌慌的,伴随着一阵绞痛。我坐在小屋门口剥着石榴,大把大把地扔进嘴里,贪婪地咀嚼着,像在咀嚼着我自己。

标签:一片阳光某个下午街上月亮目的斑驳行人当时的
  •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