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呱呱蛋”,一片情思

2024-02-24 19:19:33 文题网 阅读:

    我从小就爱鸡……

    有人说:母亲是孩子心灵的导师。我这爱好,大概也与妈妈有关!

    从我记事起,妈妈就爱养鸡,每隔七、八天,总要进城卖一次鸡蛋。记得妈妈回来时,我总是叫着迎上去,先把篮子接过来,送回屋子,知道里头是油盐精醋。然后,赶忙去掏妈妈的口袋,水果糖,小人书……我乐极了,总是猴似地一下扑到妈妈怀里,用小手擦着妈妈汗渍渍的脸。这时,妈妈就会问我:“咱家的鸡好吗?”

    “鸡好!”

    我一天天大了,体会也更深了……

    象人离不了食盐一样,在我家的生活中离不开鸡。

    我上学了,因一时交不出书费,没发到新书。上课我只好看同学二旦的书。一次,上学时我忘了叫二旦一齐走,上课后,他就用胳膊把书圈起来,我越求他,他就圈得越紧。这时,老师叫我站起来,严肃地问道:“上课,你说什么话?里”全教室几十双眼睛都盯着我。我心里的委屈催着眼泪流下来,流到嘴里,咸咸的。放学奔到家里,我喊了一声“妈!”就趴在床上不断声地哭。仿佛不流出几大桶泪水就会把我憋死似的。这下妈可慌了,对我说:“好孩子,明天老胖鸡和豆瓣鸡再下两个蛋,就够二斤了,卖下钱全给你。”我哭着说:“你又哄我,又哄我。”妈说:“不了,不了!明天不给你钱,你再哭还不行吗?”我高兴了,扑吩一声,把鼻涕都笑了出来。赶忙跑到院里,把老胖鸡接在怀里,象祈祷上帝一般地念叨着:“老胖呀老胖,明夭你可一定要下蛋呀!”

    鸡在我幼小的心灵里,多么象有着宝葫芦的神仙老人。

    可是,你怎么也没有想到,几天后,我家竟绝了鸡。

    那天,妈妈在院里晒麦子,看鸡照例是我的差事。喂鸡时,趁妈妈不注意,我赶紧多拌了两飘糠。心想:让鸡吃到脖子跟前,就不会偷吃麦子了。

 

标签:一片母亲孩子从小人说心灵呱呱蛋爱鸡导师情思
  •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