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国时代

2024-02-25 03:25:36 文题网 阅读:

    这是一个游戏,一个残酷而现实的游戏。—题记

    我原是个安分的电子,经常自由地出入于电路问,我酷爱冒险,在这个诡诱多变的电子世界里,我不停地寻找着更新鲜、更刺激的地方。

    玩家打开了一个新游戏,我正站在离它最近的电路中充电,突然我和身边的几个伙伴被一起卷入一个黑洞。当我醒来时,睁开双眼却发现我的四周是一片完全陌生的旷野。

    我成为游戏中的一个角色,这是我存在于这个电路空间的职责。我实在不愿受人支配,因为我习惯了做一个超级自由电荷,我和同伴走散了。我的志向与他们不同,他们总是循规蹈矩、墨守陈规,而我则想到处走走。此刻,他们正忙于建造各自的大帝国,他们拥有军队,互相撕杀,这是个充满杀戮的地方,我极有可能成为他们的猎物。

    走过这片开阔地带,走进密林里,我感到处境安全多了,蔚蓝的天空,幽深的树林,各种奇异的草木、小动物使我暂时忘却了烦恼,心情舒畅。自由和快乐我都拥有了,我被这一切所陶醉了。忽然飘过一片不祥的乌云,挡住了快乐的阳光。丛林中一对幽绿色的眼睛盯住了我.那凶光让我感到恐怖,凭我的经验,那是一头饿狮,此时此刻,我已成了它的猎物。

    我记起现在是石器时代,身边没有尖锐的铁器,于是我拿起手上狩猎用的长矛向那绿光掷去,我使出了全力,可怜那头笨狮竟被我射中了后腿,一玻一破,仍然以凶恶的眼神瞪着我。我珍惜生命,不愿杀死它.因为我的命运和它一样,都是别人的猎物,我拔出长矛,飞快地离开了。前面的路依然荆棘丛生,幽暗恐怖,不知还有什么样的危险在等待着我。

    孤独的我漫无目的地走在小路上,我忽然感到俄了,也许是那场搏斗耗去了我许多的体力,我需要找些可以吃的东西。我在密林周围寻找草毒却一无所获,于是只能冒险到旷野上试试运气。

    走出蔽身的丛林,我有点后悔了,万一碰上敌人的军队怎么办,他们的弓箭可是不长眼晴的。我不是杀人的武士,战斗力和生命值都低得可以,要知道失去了生命就根本谈不上什么自由了。我走着走着,我想,机会卢风险总是对半的,或许我还不至于那么悲惨。

    我见到了一只鹿,我知道机会来了,拿起手上的矛瞄准,谁知那鹿竟一蹦一瑞逃开了,我慢慢地跟上去,准备伺机掷出手中的矛,那鹿似乎听到了什么动静,慌忙地逃开了。紧接着我听到了车轮碾地的声响,又是一阵急促的马蹄声,我慌慌张张跑到一片矮树丛中躲起身,透过树叶的缝隙观察四周的动静。

    一列马队来到了这片旷野,有的是骑兵,有的是弓箭手,还有几辆青铜器时代引以为傲的攻击武器—投石车。原来是支规模不小的部队,准备在这里开采建设大帝国所必须的资源。

    不巧的是几个伐木工把堆积木材的帐篷搭在了离我不远的地方。我刚起身想溜,却被放哨的铁骑兵发现了。那该死的大胡子!

    我就这样稀里糊涂地被抓住了,我开始诅咒上苍,诅咒他让我想到出来找食物的嫂主意,不管怎么样挨俄总比丧命强,我诅咒这个充满杀戮的世界。  

    我盘算若怎样从他们刚建好的马棚里逃走,如果我不逃,我的命运只可能有二种,一是被杀,二是当苦役,然后作矿工,没日没夜地采矿,那是我所不愿的,失去自由比丧命还难受,总之,我必须逃!

    我生来就是个自由电荷,什么样的危险我不曾遇到过,最辉煌的一次是在一个游戏中,被17辆装甲坦克,127只巨型圣甲虫追杀,结果还不是让我给逃脱了。

    “嘿,别做白日梦了”,谁?马棚外没有一个人影,是谁在和我说话?“我,看你的下面。”我低头发现枯黄的草堆里钻出一只小甲克虫。“我,JIJI,你不认识了吗,你这个幻想狂,还不是因为在那个游戏里,你碰上了我,而我正巧是一艘有十门超级等离子炮的星际战舰。”。

    “哦,原来是你,你怎么到这儿来了?”

    “说来可话长了……嘘,有人来了……”一眨眼,他又钻入草堆不见了。

    JIJIJIJI……你在哪儿?”咦,他还是没变,胆小鬼,虽然上次是他救了我。

    是不是我的恶运近了,虽然遇到了故友,但我还是有一丝不祥的预感。

    替我打开牢门的是个红胡子。长着凶恶络腮胡须的都不是好东西,呼,那个大胡子,哪天在另一条电路里让我碰到你,我一定把你打得头破血流,我瞪红了眼,满心复仇的念头。待到头脑冷静下来,发现我已经融入了这个满是仇恨的世界,仇恨已经俊蚀了我的心,我赶快摆脱了这个念头免得越陷越深。

    他们最终还是放了我,重获自由的感觉真好,我是个快乐的电子。

    玩家与他们国家订了盟约,漫长的战争之后,现在是短暂的和平年代。

    我逃脱牢笼,重获自由时,大多数帝国已进入铁器时代,这是一个疯狂发展的时代,各大帝国互相派兵攻打对方的城池,千扰其他国发展的进程,掠夺矿源,现在是野蛮而发达的时代。

    蛮不讲理的战争开始了。

    我们不得不攻打别国,因为在这个世界里,没有和平主义者,只有杀戮,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我栖身的帝国拥有一支强大的军队,攻打一个东方的部族。

    旧时的伙伴都成了刀刃相见的仇敌,这就是这个游戏的规则,无可奈何。 

    我成了骑兵,帝国授予他们伟大的骑士光荣的称号,这个对我来说再血腥不过的称号。

    屠杀、屠杀、还是屠杀。满眼都是血海,我已不再是原本的我,杀戮的氛围感染了我,仇恨侵蚀了我,嗜血成性就像流行瘟疫一样播散着。

    这是别国的领土,却任我们肆意掳虐,战场上没有一处不堆积着尸体,没有一处不是血海。

    战场上没有起风,可刀剑火光却肆意飞舞着,眼见天空慢慢地被硝烟染成黯黑色,满是火光,血红色的幕布遮住了天际……

    忽然我感到一阵强烈的头晕目眩,四肢乏力,挥舞不动刀剑,原来对手的巫师向我施展了阴险的招降术。我变成了我的敌人。失去理智的我向自己的士兵举起刀剑,不停地砍杀。

    又是一阵晕眩,我昏了过去。醒来之时,硝烟已经散去。可怜的人们开始重建家园。

    我来到海边,清爽的水花荡涤着礁石,咸咸的海风吹拂我的脸庞,我的触觉伸向无边的海洋,心情伴随着银色的浪花不停起伏跌荡。远处快乐的海豚迎着海风不停拍打浪花,时隐时没于浪涛间。在那海天交际处微微泛起些金色光芒,海天一色,偶是清纯的淡蓝,而我的心情却是灰色的,抑郁的颇色,独自站在礁石尽头,海风呼啸从耳旁掠过,海风……

    四周的迷雾消逝了。游戏也game over了,玩家释放了这部分内存空间。黑洞再次卷起风幕,金灰色的疾风把这一切都卷入无边的黑洞中,不停地旋转、碾碎,我又恢复了原来的模样回到了电路空间。

    原来这个游戏的名称是“The EmPire of Age”,虽然只是一次游戏,可我却仿佛经历了一场磨难,一次考验。

    生存,还是死亡。我记起了汉姆雷特的呼喊。

    在这奔流的电子世界,我只是一个小小的电子,不停地出入于电路间。渺小又渺小,犹如一滴水之于大海。

    这是一个多变的时代。

    这是一个幻觉的空间。

    它就是—帝国时代。 





作文点评

    帝国时代是一个即时战略游戏,并不是像我所写的,它并不是什么RPG,我也不是在为它做广告,只是借一个框架发挥想象而已。如果谁自认比我写得好,尽管写好了,来者不拒,武侠、侦探、科幻,什么都行。

  •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