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小故事

2024-02-24 23:25:41 文题网 阅读:

    两男两女,四个互不相识的人,组成一个代表队,乘电大分校的旅行车去省校参加省大学生作文竞赛的预赛。相聚十分钟后,我们彼此认识了。

    带队的是聂培老师。三十多年的教学生涯,使他有了这么一条原则:“不参无准备之赛”。别看他平时笑模笑样,是个蛮和气的老头,这会却变得很严格,车一开动,就给我们出了一道作文题:《一个当代大学生的追求》。

    “一个当代大学生的迫求,我认为,我们要体现四化建设这个大主题。当代大学生的追求只有和四化建设紧密结合在一起,才真正有价值,真正具有时代精神。”

    旅行车在宽阔、平坦的公路上行驶。春意盎然的田甄农家新颖别致的小楼在车身边快捷地滑过。远处一座座错落有致的、春阳下显得苍蓝沉静的山峦依依地追随着我们。车窗徽开,春风吹进,车厢里涌动若大自然绿色的呼吸。

    一个别开生面的讨论会在奔驰的汽车中进行。

    第一个发言的是我后排位的老肖。他35岁,在我们四个参赛者中年纪最大,操一口流利的普通话。他给这个题目定了一个调门“B”,高昂、激扬。

    聂老师轻轻地点了头,表示“声已入耳”,他把身子转向旁边的第一号位:“小陈,这次选拔赛中,你获得了第一名,你怎样构思这篇作文呢?”

    一号位的小陈,是个三十出头的女子。她身材瘦小,架一副近视眼镜,背脊紧贴在弧形的高靠上,左手撑着额头,一副疲惫不堪的神态。她是昨天从洞庭湖滨的一个小县城里赶来的。

    “要我说什么好呢?我既是一个电大学员,又是一个在岗的房产干部,一个孩子的母亲。用不着说很多大道理,对我来说,搞好本职工作,参加电大学习,做好贤妻良母,让社会承认我是一个有用的人而不是一个废物,这也不失为一种追求。”

    她缓缓地发言了。干涸沙哑的声音,没有女声那种清脆、婉转的韵味。

    “譬如有一次,我们县房屋普查工作开展得好,省、地各部门都要求报材料。当我这个办公室秘书把用了一个星期修改三次的一益材料放到局长手头的时候,局长看了只摇头:‘这样吧,你把这个材料送到县宜传部请他们改写一下,我已和他们联系好了。,我如释重负的样子走出办公室,可那是装的,我的心里好受吗?”

    “要是我遇到这种悄况,真会跑到洞庭湖边去痛痛快快地哭一场。”

    一个悦耳的声音,从我的后排座传来。说话的是小刘,她高挑个子,眉目遭秀,一头泼且般自在的柔发垂至肩际,烘托着白净的脸庞。四人中数她年纪最小,可才气不小。

    “哭有什么用呢?洞魔湖浩浩森森,那么广阔的水域,有什么东西容纳不下呢?何况一个女人的眼泪!”

    聂老师深情地点头。车厢里出现了暂短的沉寂。

    “你说这件事,使我想起了我们班上的一位女同学,她的丈夫在部队,她边工作边读电大,还要抚育孩子。她小孩的眼睛上长了一个肉瘤,因没及时诊治,后来恶化了,在医院做手术。白天她要工作,要陪护孩子,晚上就躲到医生的值班室里去看书,却遭到了讥讽、白眼。她喻着泪水回到孩子

    病床边,泪水打湿了孩子熟睡的脸蛋,儿子醒来,号陶着,用小手使劲地揪着蒙眼的纱布,‘妈妈,妈妈,我的眼睛会瞎吗?’”

    我说着,眼睛发潮,喉头发便,声音也低沉下来。我扭头一看,小刘的眼睛红了,小陈正取下眼镜,用手绢擦着眼窝。到底是傲了母亲的。

    效果不错,我不禁得意起来,伸手很有派头地把额前那绺并不碍事的长发梳理了一下。

    人,真是个怪物!

    到省校的第二天,我们进行了筛考。考完后,我们四人相邀到市内去玩。小陈最忙,自我们结识以来,还没看见过她的笑是个啥模样。她这个店子里给儿子买几件衣,那个铺面上给丈夫买一条裤。我们来到天心公园,这里正举行长沙市花展。那一盆盆、一簇簇在春风、春雨中绽开的各种杜鹃花,塞得天心公园满园缤纷,使游人目不暇接,可她连膝都不多膘一眼,却伏在纪念品商店的柜台上不想娜步了。那石雕的猫呀、狗呀、牛呀、小鹿、狮子……买了一大堆,我们笑她成了“百兽之王”了,她却认真的回答说,“这也是尽一点做母亲的责任呀”。我和老肖没有笑她书生气,我们理解。

  •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