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槐花

2024-02-24 19:19:32 文题网 阅读:

    那年五月,刺槐花发狂似地吐着醇厚的香气,三姨领着表妹来了。表妹的眼睛是碧澄的小湖,望着院当中的刺槐树,一直到月牙儿露出那静谧的蓝波。

    前年秋天,我接到大学录取通知书以后,有一天和表妹一起来到凤凰山,只见山坡上铺着鹅黄的浅草,几株刺槐孤独地站立在半坡上。

    “表哥,喜欢凤凰山吗?”

    我咧着嘴笑了笑。

    “不是上了大学,你还不到我家来哩。”

    “复习那么紧,叨各有心思走亲戚!”

    “我今年也考试了, 到你家去过三次。”

    “你家没我家好嘛,我们那里有河、有树。”

    “噢—,嫌我们这地方不好?”

    表妹瞪了我一眼,嘴一撅,往山里边走去,她们的学校就在北边的豆腐山!

    三姨说,凤凰山以前是很美的,后来凤凰飞走了,落在了豆腐山,于是豆腐山树木茂密,良田满坡,成为山中重镇。

    “五一”节放假,我又到兰姨家去。老远看见,屋前屋后的小树上级满了白莹莹的小花,密密的花簇倚在新绿的树叶上,要不是那随着轻风飘来的幽香,我还以为是豆腐山溪水旁的柳絮飘落在这儿呢。

    三姨告诉我,这些刺槐是表妹前年春夭栽的。表妹没在家,我踏着弯弯山道去寻她。

    地里的油菜花开得正香,小蜜蜂嗡嗡地唱着无词的歌。一丝柔情宛若婴儿水嫩的舌头,在轻轻蔽着我的心。

    离村子越远,麦田和油菜地就越少了。再往前走,路旁的地里是红朴朴的土块。往山坡上走,草花倒不少。只闻雪白的山羊在哗叫,但见身子肥软而光亮的小黄牛在奔跑。

    “咕—,咕—。”

    这是雀儿的鸣。雀儿舒展着神奇的翅膀,拂着山野的绿波,呼唤起密密的麦子频频起舞。

    前边的山坡上又闪出一簇簇耀眼的白花。那儿是三姨家的自留地。地里长着麦子,还有几株手指粗的刺槐,在麦地边的小丘上吐着嫩嫩的白花,一簇簇,如奶羊丰盈的乳峰。那儿就是山雀歌唱的地方。有树就有鸟,有鸟就有歌。我想,表妹能不在那儿吗?

    我走上土丘,才看见了表妹。她背靠着小树,坐在锄把上,一条腿平伸着,一条腿屈起来;膝头摊着一本书。表妹穿着白花花衫衣,她身上的小百花与树上的花儿一样的素雅,阳光照耀下,似乎满树的花儿都倾泻在她的怀抱里。

    “楞楞”,几只山雀从树上飞走了。

    表妹望着我轻轻一笑,又抬头望了望飞向高空的山雀。大概很惋惜吧,它们伴着她巳歌唱很久了。

    表妹合上书本,荷着银锄和我一起往回走。

    行走间,我发现,她看的是小学各年级的语文课本,几册合订在一起,厚敦敦的。

    “不考大学啦?”

    “嗯!大队办小学,没有教师,我想去试试。”

    表妹预考没被选上,三姨叫她再去复习,可她倒想当民办教师。其实表妹早就不想复习了,从她的信中,我就看出这一点。

    表妹显得很轻松。这种神情,只有在她劳动归来时才会有的。

    “我想,考不_仁学校教小学生总可以吧!再说我喜欢语文。”

    “我将来去豆腐山教书,你教小学,我教中学,咱俩是同行嘛里”

    表妹欣喜地望了我一眼,又转过身来,对着凤凰山,好久了,才说道:

    “妈说,凤凰山的凤凰都飞到豆腐山去了。”

    “凤凰多了,会离开她们的妈妈,飞回来的。”

    我也笑了。

标签:厚的香气那年五月发狂槐花吐着似地三姨
  •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