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话】鼠国新传

2024-04-13 12:11:27 张晨霞 阅读:

我伸出舌尖,舔掉爪上的殷红的血迹,不想让任何鼠见到我的伤痕。耳边传来山呼海啸的声音“听王指挥,爬墙入户,积极偷粮。”

又是哥哥,那个虚张声势的家伙,把那帮饭桶老鼠聚集在一起,天天就知道喊口号给父王看,马上就要过冬啦,可鼠库里的粮食连一半都不到,父王又纳了十八房小妾,松鼠国送来的公主还不到十八岁,白鼠国也派人来和亲,父王尝了鲜就丢开了,他的花样越来越多,竟想弄只猫来玩玩。根本不管鼠国的子民生存的艰难,昨天又有三只同胞牺牲,一只被老鼠药毒死,一只被一个女人打死,最小的那只被小男孩拿煤炭烧死,等我赶到的时候烧的皮毛都粘在了地上,肠子流了一地,惨不忍睹。

哥哥明里暗里都学着父亲那一套,去年刚娶了嫂子,今年就又纳了四房姨太太,一天到晚纵情声色,如果鼠国真到了哥哥手里,就只有死路一条,我一定要在换届前争取到更多的鼠民选票,成为下届的鼠王。

“二王子,咱们的存粮越来越少,寒潮马上要来了,鼠国的百姓都惶恐不安,请二王子定夺。”

“父王和大哥呢?”

“国王和大王子今天一早去了白鼠国,应白鼠国之邀参观被人类做过实验又放回的小白鼠。”

鼠侍卫趴在地上一脸恐慌,我知道我的机会来了,我挥挥爪示意他起来,然后果断的梳理皮毛,舔亮利爪,让鼠侍卫去召集国中所有的鼠军,我趴在最大的点军洞等待。

一刻钟后,乌泱泱的鼠军在我身后趴了一地,我伸出早已舔亮的利爪,高呼“将士们,我们的鼠库已经空虚,寒潮顷刻就到,你们愿意自己的母鼠,幼鼠冻饿而死吗?”

“不愿意!不愿意!不愿意!”

不出我所料,将士们群情激昂。我继续说:“养鼠千日,用鼠一时,为了你们的母鼠、幼鼠,跟着我去偷粮吧!”

“我等今后定唯二王子马首是瞻!马首是瞻!”

“好,众将士听我命令!一路军为先锋,四爪蹭泥专门爬瓷砖墙!”

“得令!”

“二路军掩护,磨尖你们的利牙,专咬粮食,面粉袋子!”

“得令!”

“三路军主攻,竖起你们的皮毛,二路军咬开面粉袋子后果断跳入沾面,并在锅灶里拉屎,能祸害一锅汤是一锅汤!”

“得令!”

“四路军放哨,主人家的懒猫早就吃够了肥肉火腿肠,不会对我们构成威胁,但要注意偶尔经过的流浪狗!”

“得令!”

“五路军在洞道内接应,三路军一来,你们马上把面粉搬运回仓库!”

“得令!”

布置完任务,只等黑夜的降临,我趴在队后,听见母鼠救援队焦虑的声音,也有几分忐忑不安。终于!夜漫漫静了,路上行人少了,灯都熄了,我举起右爪,做个出发的姿势,鼠队有条不紊的向前爬了。

半个小时后,稀稀疏疏的爬动声延着下水道传来,没多久,眼前出现了一个个硕大的雪球,是三路军,他们成功了,五路军如潮水般涌上前去,接过三路军身上的面粉,身后传来的欢叫声震耳欲聋。

哥哥从白鼠国回来,看到满仓的面粉,脸色惨灰!父亲一言不发,晃晃悠悠地托着自己肮脏的尾巴钻进了松鼠公主的内洞,怕是不久,我又要添弟弟了!

鼠众大选结束,我成功登基,登基那天鼠侍卫献给我一份大礼,是只小母猫,母猫看到我裸露的牙齿,尖锐的利爪,楚楚可怜的缩成一团。看着她褐色的皮毛,乞求的眼神,我内心升腾起强烈的保护欲,示意鼠侍卫送去我的后宫!

当天夜里,我成了真正的公鼠,史上第一只猫的公鼠,看着母猫温顺的躺在我的怀里,心想,猫鼠追逐的日子也该换换了,是人类成全了我,猫的日子太安逸了!

作者简介

张晨霞,甘肃天水人,现居甘肃甘谷,在黄河文联发表散文《大山深处的坚守》,以独特的视角观察生活中的人与物,感情细腻。酷爱文学,喜欢随性写作,关注自然,关注生活。

  •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