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小女孩的故事

2024-02-19 00:59:33 文题网 阅读:

    她,孤女,无背景,个体户不愿干,全民单位除当扫马路的清洁工外没能轮到她的事了。不管天气如何地炎热,她一定要带上口罩。其实,一个小小的县城谁又不认识谁呢?

    乌光贼亮的公路尽头是S县城的集市地,不管是谁都会听到一个竭尽全力、然而也有点嘶哑的声音:“卖香烟哆……!”又是他,一个可悲的驼背男儿:驼背,自然窝胸,肺活量小,能发出这许大的声音,确实难,但他实实在在是发出来了。谁也不可否认。

    姑娘每每听了这声音,心里就难受:一个驼背男儿,这般地声断力竭为了什么?她可怜他。仔细想来,谁又可怜她呢?

    一米六五的个子,瓜子脸,杳仁眼,模样个头不说在县城拔尖,也难找出几个的。她是孤女,至于她的身世,有前辈说她是私生子。

    姑娘听了驼背男儿“卖香烟哆……”的声音,始是同情,终就讨厌了。男子汉,“汉”是第一位的:宽肩、厚胸、高个,是了,应是赳赳武夫模样。可他,一个矮小、于瘦的—驼背男儿。他还是个体户呢卫

    她和他比较的话,当然驼背更可怜不过了。

    姑娘漂亮,追求她的男儿不下十。驼背印象最深的是一个夹铃木100豪华型摩托的人物了。这个小伙子是县城人们公认的“暴发户”。每天早晨,姑娘扫地到集市处时,“嘟嘟嘟嘟”,摩托排气管发出的声音就传来了,驼背心里就紧张,喊卖香烟的声音,谁人听了都耽心嗓子会嘶哑,会破裂了。人们自然也生出些奇怪来。

    有一天,“嘟嘟嘟嘟”的声音一直响到驼背烟摊前熄灭了,小伙子从黑色牛仔衣内袋中举出一叠十元的票子对驼背烟摊上一甩,抛出一条长长的弧线:“驼背,福寿膏一条!”

    “福寿膏,是香港良友牌香烟的时堪叫法,社会上应酬,摆格的上品。一般人绝对抽不起的。只有他……“暴发户”行。

    这些,姑娘都瞧见了。

    “三元八角一包,不心痛?”

    小伙子对驼背的话笑弯了腰。付了款,幸了烟,夹上庵托“嘟嘟,”地走了。

    驼背放声笑了。如果换个人买的话,最多二元五角一包。赚他的,该!

    不出一分钟,“嘟嘟”的声音又来了,驼背望去,小伙子象在与姑娘说什么。以往,小伙子只与姑娘说几句话就走了。今天,小伙子好象没走的意思。过一阵,小伙子声调也高了。从姑娘羞红的脸,驼背猜到了几分。

    驼背不加思索地推着烟摊走了过去,人们只听得“咔嚓”一声,“暴发户”大叫大峨了起来:“咔嚓”你小子撞坏了老子摩托的尾灯!”

    “基发户”一心能二用。

    康托尾灯裂缝了。

    “你看看是坏了吗?”驼背不以为然。

    “妈妈的,你想赖吗?赔!”

    “赔I多少钱?”

    “起码三十元宜”

    “给你四十元。”驼背从烟摊屉中拿出四十元,在空中划了个长长的弧,重重地甩在摩托的座凳上。仿佛,他的背伸直了,胸挺了。

    “基发户”慌忙收了钱走了。

    谁也不知道姑娘什么时候也走了。

    这一天,驼背心里好快活!

    晚上收摊,驼背一定要路过县城唯一的幼儿园和城东的小河边。望着那活泼可爱的童子,他心里总要浮上难过来。他童年时候,如果不是遇上六十年那样的年代,他怎会由一个疮驼了背?

    过幼儿园百米,就是小河边了。他爱小河,爱它碧绿的水面,爱它神秘的河床,那是怎样的一个世界?他曾多次在小河里梦游过、他挥动有力的手臂拍出一片片水花,在夕阳中闪光,他划出的水波环向四处扩张,漫上河岸,爬上山坡,与晚霞相吻,……河水伸出无数只手托住他,搔他,痒痒的。

    驼背到小河边是还有别的东西吸引他。

    每当夕阳西下,姑娘一定准时坐在小河边,望着被夕阳烧红的水,那双痴迷的杳眼流露出的神情,只有驼背理解。常在这时来河边的“基发户”不理解。

  •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