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伪装

2024-04-12 19:06:42 文题网 阅读:

含羞的坚强,是用尽了力气向别人伪装;仙人掌看似刚劲,却没有人知道它那满身尖刺后的娇软与弱小。它们都不肯卸掉伪装,因为那样它们会受伤。

初夏的雨点,天空散落,滋润着那片土地。

那天傍晚,下一个洞口,探出了一只小小的头,一只未蜕变的知了,悄悄爬上树梢。傍晚的阴森知了有点迷茫的望着四周,胆怯地往树上爬,我望着这只知了,没有捕捉,只是拿下它又往高出放了放。或许树一直在等着知了探头我那一天。她守候了一年。等待着知了的到来。

直到雨后的那个傍晚,他们终于见到了。

夜,静的吓人,原暗的到来预示着蝉的蜕变。树与蝉的感情相遇了短暂的时间,可树只能祈祷,祈祷蝉成功蜕变,然后离开。若他失败只能面临死亡。蝉爬上树梢,慢慢的抖动着躯壳内的身体,这微小的震动,震得树有点心慌,她明白,蝉要走了。他开始懵懂,那个朦胧的梦境里的色彩,她懂得了月照原暗人心颤的含义。半梦半醒的守候,换来了蝉的离开。蝉离开送给了树最宝贵的躯壳,她却无力保护蝉留给自己的唯一纪念。风的无情夺走了这纪念,送给了他真的大地。

树最终无法哭泣,她找不到哭泣的理由。直到阴雨天,雨告诉他,哭泣并不需要找出理由。于是她在雨的演示下,露出了泪水,却没被发现她哭泣的双眼。

树的一生经历了这么多的轮回,伤的最狠,也痛得最真。

那年,是树的最后一年,她只说了一句,她恨蝉的无数次离开。在火山的熔炎到达那棵树之前,冷哼一句;“蝉这辈子只在你的面前丢掉了伪装。”树愣了,熔炎不想给庸俗的树再有一秒钟的时间,吞没了那颗无助的身影。

蝉蜕变,丢掉了伪装。树等待,放下了坚强,卸掉了最后的伪装。

标签:后的仙人掌力气看似别人坚强伪装用尽含羞
  • 更多>>